我强吻了黑道少爷_残忍暴力的男人用枪抵着我_让我给他做手术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我强吻了黑道少爷。

残忍暴力的男人用枪抵着我,让我给他做手术。

我正在思考着一刀宰了他还是两刀。

他把枪对准我腰部,「你觉得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混蛋!

他还逼着我给他止痛,我豁出去了,直接摁着他亲了一口。

结果,叫嚣着要崩了我的少爷,被亲得枪都拿不稳了呢。

我强吻了黑道少爷_残忍暴力的男人用枪抵着我_让我给他做手术

1

昏暗的房间里,腰上传来一股不耐烦的力道。

「在干什么?」

低沉的嗓音穿破我耳膜。

我浑身打了个寒战。

「百度。」我把手机界面拿给男人看,「我没报警。」

「你是医生,动个手术还用得着百度?」他吼我。

我被吓到跌坐在地上,「我只是一个大三的医学生,学的兽医。」

「所以什么时候动手术?」

「马上。」

我嗖地站起来,生怕他宰了我。

半小时前,我躺床上和闺蜜聊天。

赌咒发誓愿用前男友十年寿命,换我的王子踏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然后一个男人,浑身挂彩,破窗而入。

来取我——狗命!

这个男人,我前几天在我外公的诊所见过,是他的病人。

2

「手机关了。」他没了耐性。

「可是……」腰被枪抵了一下,我一秒变乖,「好。」

「按我说的做,有酒吗?」

「有是有……」我顿了一下,「我一杯倒,手术刀拿不稳。」

「消毒!不是喝!」他瞪着我。

「哦哦哦。」

我紧张得连这都忘了。

我赶紧去偷了一瓶我外公的茅台,全倒在他肩膀的伤口上。

衣服全湿了。

我只好给他扒了。

扒完衣服,我看着他的八块腹肌,不由得脸上一红。

伸手要去解他裤带,心跳得炸裂。

「解我裤子干什么?」他嗓音低哑。

「我看网上说,做手术得都脱了,观察病人状况……」

「不用。」他摁住我的手,笑着问,「你脸红成这样,你确定不会分心?」

分心?

他是在怀疑我这个医生的专业?

「你忍着点。」我咬咬牙,一刀插进了他的伤口。

「嘶——艹。」

他疼得倒抽一口气,握着我腰的手一紧,差点把我腰折断了。

「找到了吗?子弹。」

「还……还没。」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画面。

手越是抖,越是找不到。

「痛,给我弄点麻药。」他隐忍地呼气。

「这里没有麻药。」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他生气了,疼得炸毛了。

干脆直接给枪上了膛又抵在我腰上。

脑子一片空白,那玩意我到哪里去找?

「想办法止痛,快点!」他催着我。

想什么办法啊?我紧张得快吐了。

最后,脑子发蒙就低头亲了下去。

3

等他反应过来,一把推开我。

「你干什么?」他瞪着我。

我吓得牙齿打战,无措地看着他。

他叹了一口气,又躺了回去,「现在不是这个的时候!」

「你让我止疼的。」

「你哪个老师教的?」

「电视。」

电视上,男的痛得不行,不都是女的亲一下就不痛了?

「电视你也信?你有没有脑子?」他又吼我。

「那还痛不痛?」我问他。

他盯了我几秒,「还想亲老子?」

我哪里是亲,我才不想亲。

我不说话了,闷着头给他取伤口里的子弹。

他痛得顾不上我,额头也在冒汗,在最后要取出的那一刻,他低着声音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陈双。」

「多大?」

「21。」

他停了一下,「刚才是你的初吻?」

「怎么可能?」我极力反驳,怕被他嘲笑。

事实上,他的确在笑,还笑得很坏。

「头低一点。」他盯着我。

「什么?」我低下头去听他说话。

他突然抬手扣住我脑袋,直接吻上我。

跟刚才那次接吻完全不同,他甚至还伸……

我的脑子空白了,他又哑着嗓子在我耳边道:「快点弄出来。」

「哦哦哦。」我才意识到他在「止痛」。

他咬到我的一瞬间,我用镊子夹出了那颗东西,他痛得松了口。

「技术不错,陈医生。」他冲着我笑了笑。

「谢谢夸奖。」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下一秒,我就被他拍晕了。

4

等我醒来,他光着膀子,站在窗边抽烟。

想起昨晚,我尽心尽力给他做手术,他还把我敲晕了,我就来气。

「你把我打晕了!你恩将仇报!」我冲过去仰着头瞪他。

他好高啊,脖子痛。

他低头看着我笑,把烟拿远了一些,「不敲晕,你确定能睡得着?」

「我睡眠很好!」

每晚三点准时睡,要他多管闲事。

「睡姿不怎么好。」他目光落在我的腿上。

我突然觉得腿上凉飕飕地,猛地往下一看——

光着?

「你你你!脱我衣服?」我要被气死了,这个猥琐男。

「你觉得我还需要自己动手?」他笑着弹了弹烟灰。

「你!」

「你自己说热,乱动……」他沉下脸来,「你跟别人睡觉也这么怕热?」

「我到哪里去跟别人睡?」

「没跟男人睡过?」

「你个变态!你怎么还不走?」我说着走到门口把门拉开,让他赶紧滚。

砰!

门被射穿了一个洞。

「趴下!」他飞扑了过来,把我摁倒,然后抱着我在地上滚了一圈,把我塞进衣柜里,又闪过去开了一枪,最后关上卧室门,反锁。

等他再过来看我的时候,我脸都吓白了。

「他们是什么人?」

「不太好的人。」他伸手把我拉了出去,「我们得离开这里。」

「我们?」我反应过来,不住地往后退,「我不要跟你走,你是坏人!」

他盯了我一眼,「由不得你。」

说着他就掀了床单跟找出来的其他四件套,打了几个结,成了一条绳子。

被他举到窗台的时候,我看着三层楼的高度,脚都吓软了。

「快点啊,妹妹。」他催着我爬下去。

「我恐高。」我眼泪都吓出来了。

他低声骂了我一句,无奈地叉了叉腰,「闭上眼,抱着我。」

说完,他单手把我抱到他腰上,另一只手抓着绳子往下快速下降。

我看到他受伤的肩膀渗出了血,衣服又红了一大片。

「你流血了。」

他没好气看我一眼,「闭嘴,抱紧点。」

我不敢再不听话,用尽吃奶的力气抱住他的脖子。

总算下降到离地面几米的距离,绳子到头了,他毫不犹豫地抱着我跳了下去。

在地上滚了几圈,又抱着我往马路上跑。

这时候身后已经有几个人发现了我们,追了上来。

完了。

感觉到死亡临近,我吓到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

「你这个时候还有空问我名字?」他有些气。

「下去见阎王的时候,我要告你的状,是你害死我的。」

呜呜呜。

我哭得更厉害了。

「服了。」他一边抱着我跑,一边低声说了一句,「陆子枭,你告去吧。」

陆子枭?

姓陆的不是霸总就是家暴男,小说诚不欺我。

他看起来更像是两者结合体。

5

就在我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的时候,我脑子发晕,说了一句:

「陆子枭,昨晚是我初吻,下辈子你做个好人吧。」

「哦?初吻给了我,你很吃亏?」

「嗯,有点,亿点。」

他被气笑了。

下一秒,一辆迈巴赫停在路边,下来几个黑衣人,陆子枭拉开车门把我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来。

而那几个黑衣人,留在外面血拼。

「少爷,我们来晚了。」司机连连道歉。

「不晚啊,给我收尸正好不是吗?」陆子枭阴阳怪气了一句,很快又痛得闭上了眼睛。

司机道了一路的歉。

他完全不理会。

车子在路上开了一天一夜,等我再次睁开眼,已经到了边境上的一个村落。

而此刻,好几个男人看着我。

「陆子枭,你从哪儿弄来这样一只小白兔?」

「好像刚哭过,你对人家做了什么?」

……

「做你个大头鬼!」陆子枭走过来盯了他们一眼,他们自动散开。

「女人嘛,玩玩就可以了,你把她弄回家,不怕你那个未婚妻?」有人调侃。

「需要你操心?」

砰!

一声枪响,陆子枭一枪打在说话的那个人的手臂。

「陆子枭,你干什么!护着一个野女人?」那人噌地起来,摸抢就要开干。

周围不知道哪里突然冲出一群人,把那人围住。

「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天是你放出的消息。」陆子枭居高临下地踩着他的脸,「这次是给你一个教训,再敢插手我的事,就下去陪你死去的爹。」

陆子枭处理完纷争,再回头来看我,发现床上没人,目光沉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躲到床底下的我。

「胆子怎么这么小?」他蹲下来,一脸无奈地看着我,然后抬手像拎小鸡仔一般把我拎出去。

「别杀我!」我赶紧求饶,「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承认昨天是我说话太大声了。

如今亲眼看到这种刺激场面,我已经深刻地意识到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做什么都可以?」他盯着我,目光往下移了一些,「想泡我?」

「不……不敢。」

「不敢,意思是想?」

这中文十级理解能力让我佩服。

「不想。」为了立证自己清白,我随便指了一个男生,「我就算泡他也不想泡你。」

陆子枭回头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目光沉了下来。

「不关我的事啊,陆少。」男人明显吓了一跳,「我刚才没跟她说过话。」

6

「她近视 500 度,你乐什么?」陆子枭没好气地呛了男生一句。

说完又伸手拍着我的脸。

「别给我惹事,过两天处理完那些人就送你回去。」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我不知道他口中的处理是什么意思,但他也遵守承诺,在第三天把我送回了家。

「151……」他在我耳边说了一串数字,「有事打给我。」

我也是嘴贱,顺嘴问了一句:「他的呢?」

「别问我。」他原本温柔的脸,秒黑,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扔下了车。

不给就不给,凶什么凶?

回到家,我抱着外公大哭一场。

我外公冷静地看我哭完,「你不是说你和同学出去露营了,哪来的黑道?」

「让你平时早点睡,别看那么多小说。」

外公一边敲着我脑瓜子,还一边笑。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自己给我发的短信。」

外公把短信给我看。

还真是。

思来想去,肯定是陆子枭发的。

「那个黑道少爷还是你的一个病人!」

「哪个?」

「陆子枭。」

「他?」我外公笑得更厉害了,「人家是做房地产的,正经生意,哪来的黑道?」

「还有,外公问问你,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啊?」

「他上次来,你趴在门边盯了半小时,盯得人家小陆都问我要不要让你进来看。」

「啊?」

我不敢继续聊了。

「我困了,我去睡了。」我赶紧跑回了房间。

上次陆子枭来我外公诊所,是治疗头痛失眠,我承认他长得是惹眼了一点,但我没有盯半个小时好不好?

最多 29 分钟。

要知道他是那种人,我死也不会多看一眼。

后来我发现,房门换过了,茅台也还在,就连房间里面的垃圾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前几天的遭遇,就像是我的一个梦。

我又告诉我的闺蜜林巧

「真的吗?他身边的其他少爷帅吗?分我一个!」

淦!

这女人,我在跟她说正事好吧。

7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我照常上学,我外公照常看病。

陆子枭再也没出现过。

只是在好几个放学回家的晚上,我都感觉有人跟踪我。

但每次我猛然回头,身后却并没有人,只有巷子里面传来的几声惨叫。

「最近这附近出了好几次恶性事件,还有人死了……」我乐观的外公都皱起了眉头,「你要回家就白天回,实在晚上想回来,外公去接你。」

「哦。好。」我基本晚上都不出门了。

其实我想到了一个人,但我始终没有发信息问他。

直到林巧过生日,邀请了同学去酒吧,我才终于在晚上出了一次门。

就这么一次,还碰到了前男友,季州

季州是我们学校警察学院的高才生,警察世家出身,当时他妈妈听说我俩在一起了,果断让他跟我分手。

「季州本来就是单亲家庭出身的小孩,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我查过你家里只有一个外公。」季州妈妈对着我,欲言又止,「你妈妈当年被人侵犯生下了你,一直不认你,你觉得你这样的背景被人查出来……我不想我儿子被人指指点点。」

「他怎么想的?」

「他向来说不出狠话,你不也是拿捏了他这一点,才对他死缠烂打吗,放过他吧。」

哦,原来我从高中到大学 6 年默默的喜欢,对他来说是死缠烂打。

……

分手是我提出的,季州只是问我:「想好了吗?」

我说嗯,他说好,就结束了一个月的恋情。

再后来,我在学校楼梯间看到季州小心翼翼地吻上了我同母异父的妹妹张灵的唇。

我想起我五岁那年,第一次看到所谓的妈妈时,她对我说的话。

「谁是你妈?

「再敢喊一次,我打死你信不信?

「你这样的人只适合待在恶臭的烂水沟被老鼠爬。」

于是后来我再也不敢喊了,连日记里面都只敢称呼她为「那个阿姨」。

我能活下来,全靠我外公。

外公总是很乐观,也把我养得不算太差。

……

现在,季州和张灵正挽着手走过来。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可我的心脏还是抽痛了一下。

「林巧,你过生日呀,我们可以一起玩吗?」张灵问我闺蜜。

一群人不看林巧,反而看我。

大概是因为当初我表白季州的事情在学校闹得轰轰烈烈,现在大家都在看热闹。

林巧也用眼神询问我。

「可以啊,怎么不可以,坐这儿!」我笑着让出座位。

她铁了心拉着季州过来恶心我,我要是说不可以,反倒显得我有多在意了。

只是季州那个面瘫男,怎么一直盯着我啊。

「你不能喝酒。」

在我一口饮下一杯酒后,季州终于忍不住,担忧地看着我。

8

他管得真宽。

我没理他,继续和我旁边的男生划拳喝酒。

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在我喝第二杯的时候,他直接伸手夺了我手里的酒,仰头一口喝完,小声劝我:「别喝了。」

「季哥哥,我今天也不能喝酒,我那个来了。」张灵拉过他,在他怀里撒娇。

他看了我一眼,二话不说,帮张灵也喝了。

喝完了,张灵还要了他的手帕垫着,他也给了。

那手帕是我绣好送给季州的。

不想再看了,我起身准备去厕所。

结果一转身——

「小白兔?」身后一个穿着花衬衣的男人走过来,一脸惊喜地看着我。

他身后还跟着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人,那阵仗有点吓人。

我花了三秒才想起来,他就是那天称呼陆子枭为「陆少」的人。

陆子枭的人?

我一看到陆子枭相关的人,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

「你认错了。」我转身就要走。

「不可能认错,上次你说想泡我,差点害死我。」他凑到我耳边,「陆少抢了我几个生意,天天针对我,我日子苦死了。」

「他是谁?」季州走过来护着我。

「你男朋友?」男人盯着季州。

「不是。」我抢先回答。

我实在不想季州和那群人扯到一起。

很危险。

「到我那边喝一杯?」他一副不把我骗走誓不罢休的样子,「别忘了你上次可利用了我,我很好哄的,喝一杯我就原谅你。」

我看了看林巧她们,我就不该来。

我真怕他们这样的人,担心一个不依着他,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行。」

于是我在季州的眼皮子底下跟着他走了。

他叫肖子烨,是陆子枭对手家的公子。

「我赌五百万,陆少今晚不会见你!他最近忙着他那批货谁也不见。」有人跟他打赌。

肖子烨看了我一眼,「那你要输了。」

他们聊什么我并不清楚。

聊天间他看到我把酒喝了,轻声斥责:「喝这么急,被陆少知道了又得跟我干,你存心害我是吧?妹妹。」

「我要走了。」

「哦,喝完就走,啧啧,一点感情都没有。」他笑着问,「刚才那个是你前男友吧?」

我:!

「又利用我气你前男友?还真是把我当工具人了。」他一脸受伤,「枉费我见到你这么开心。」

「我还要回家写作业。」我撒谎。

「那我送你回去。」

他站起来扶我。

我突然脑子有点晕。

我还真是一杯倒。

在我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仿佛听见有人在吵架。

「肖子烨,我跟你没完,谁让你给她喝酒了?」

「我真不知道她酒量这么不好。」

「你不知道?你小子最近生意亏得还不够多吧?」

「狼心狗肺,她不喝醉,你有机会?」

……

后来实在太困,我听不见声音了。

9

醒来的时候,我在酒店。

模糊中,我看到窗边有个男人裹着浴巾,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骂人。

我蹑手蹑脚地下床,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句:

「你是不是活腻了?」

我吓得扑通一声跪地上。

这响声惊动了他。

他回过头,看到地上的我微微皱眉。

「不说了。

「有事。

「滚一边去,你才没见过女人。」

……

挂完电话,他已经走到我跟前,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盯着我,脸上还有一丝怒意。

「清醒了?」

「嗯。」

他说着弯下腰,伸手过来。

我吓得下意识躲了一下。

「我其实,还有点晕。」

这人昨晚欺负我还不够吗?还想欺负我?

早上醒来,我看见我穿的睡衣,我就明白了一切。

我多半是不干净了。

「少在这儿跟我装。」

说完,他直接把我抱着扔在床上,然后,双手撑在两边。

「想起来了吗?昨晚自己干了什么?」

干了什么?

说起这个,我莫名觉得全身有点酸痛。

第一次,竟然是跟一个混蛋,而且还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太吃亏了。

我委屈。

「昨晚欺负我还不够吗?明明之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这样欺负我,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带着哭腔控诉他的罪行。

他竟然还在笑。

「说说看,我昨晚怎么欺负你了?」

「我现在全身都痛!」我要咬人了。

「具体呢,哪里痛?」

我仔细想了想,「后脑勺也痛,肩膀也痛,屁股……」

我说不下去了。

他还真是家暴男!

「那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他说着把手臂给我看,上面全是牙印。

一瞬间,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我醉醺醺地趴在陆子枭背上,「你真好看。」

「别耍酒疯。」

「真的,我想……」我凑到他脸颊。

「想都别想。」他恶狠狠地吼了我一句。

呕,我吐了他一头。

他把我扔进卫生间,把我洗干净,又把我拎出去,扔在床上,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现在给我清醒过来,给我道歉,我留你一条活命。」

「好,我给你道歉。」我爬过去。

呕,再一次,我吐了他一身。

后来我滚了下去,头撞到了地上,肩膀碰到了柜子上,屁股……大概是碰到了不该碰到的地方?

反正被某人一把推开……

回忆至此,我更头疼了。

我怎么敢的啊,对这个家暴男撒野,这回把自己玩脱了。

「那个,你信不信,我失忆了,你对我做的事,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行吗?」

「失忆?」他冷哼一声,「装。」

「没装!」我想了想,赶紧说道,「这样行不行?以后你要治病,可以找我外公,我让我外公给你免费,就算咱们扯平了。」

他盯了我几秒,「扯——不——平。」

话落,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

我下意识地往他身后躲,他倒是一脸淡定站在我面前。

「陆子枭,她是谁!」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是个女生。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00113.com/6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