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托托儿所多少钱一个月__全托托儿所多少钱一个月凉山越西县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记忆里的童年不一定全是美好的,但相比于现在而言却是最快乐的,85年的秋天我出生了,仿佛每个孩子记事都从三岁左右开始,我最早的记忆也不知道自己多大,我只记得自己在病床上,头上扎着一根针,旁边吊着一个大瓶子,长大后母亲告我说那是我很小时候住院生病时输液,因为年龄太小了,她也记不清那是我几岁的事情,或者说是我出生几个月的事情。

在我的记忆里或许已不记得上托儿所之前的全部事情,脑海里只有零星的碎片时不时的可以拼凑出一些当时的场景,依稀还能想起我是在橡胶厂幼儿园上的托儿所,教我的老师姓甄,或许不是这个字,但小时候就是这么叫的,她是一个很温柔也很漂亮的老师,最起码从脑海深处是这样回忆起的,在那所托儿所院子里有一个老式的蒸汽火车头和几节绿皮车厢,能回忆起园内全散落着入秋后的黄色杨树叶和阵阵飘来的橡胶臭味,但我无比喜欢那种橡胶味夹杂着些许潮湿落叶特有的味道,现在每每嗅到那种味道都会忍不住多嗅几次,奢望着能回忆起部分回忆的碎片,当时唯一最有印象的一件事情就是父亲提着两捆天龙山汽水给托儿所的老师,那时的我也会觉得特别有面子。

全托托儿所多少钱一个月__全托托儿所多少钱一个月凉山越西县

全托托儿所多少钱一个月__全托托儿所多少钱一个月凉山越西县

因为是全托,所以一周只有周五可以回家,平时晚上都会和小朋友打打闹闹的入睡,时不时还有老师拿着手电一一扫过我们进行查寝,而甄老师总是守在门口,等到我们全部睡着,而我总是把头蒙在被子里留一个小缝儿,偷偷的观察她,略带欣喜的希望看到老师大战大灰狼的场景,但……一次也没有,有的只是在楼道橙色灯光下映照着她的身形,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她应该很美,每当她确认我们都入睡后她才会再找个地方入睡。

每周五我都会早早的扒在用石头砌成的矮栏杆内期许着父母一起接我回家,当然这样的场景的确出现过一次,还记得那时天色已经不早,落日的余晖挥洒在老式的火车头上,楼体的阳面也呈现出金黄色,就这样我傻傻的等着父母,希望他们能拉着我一起回家,当我远远的看见父母和我挥手时,我哭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就如同现在的我去接上幼儿园的女儿一般,不知为什么接上她,她也会哭一样,但母亲的怀抱就像一剂"止哭针",能让我瞬间停止哭泣,记得当时和父母提出了要到车头里看看到底有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进去过。

这就是我上托儿所残存的记忆,再往后的碎片便是在前北屯的日子,实话说,我记不起我的奶奶对我究竟有多么不好,因为我确实不记得她曾经打过我、饿过我,她对我不好的所有经历都是从我姥姥和母亲嘴里得知的,而且我也没有任何记忆在那个时间段里和奶奶有任何交集,仿佛这个那个时段里的奶奶,只是从别人嘴里说出的一个十恶不赦之人,而那时我的记忆仅仅是几件可笑的事情。

还记得我们家盖房子,那个老院子有个很大很沉的黑色铸铁门,双开推拉形式开合,非常难推开,院子是"L"型二层格局,在当时并不常见,应该是村里排的上前几名拥有二层小楼的院子了,此时的记忆碎片就是正在盖二层的时候,我在院里蹬着老式三轮车,一圈一圈的跑,因为太淘气耳边总是会听到大人们对我的叫骂声,正当飞快的蹬三轮时,从天而降一大坨类似水泥的东西,正巧落在我的头上,只记得特别臭,还有很热,不一会我的哭声才引起父母的注意,他们焦急的跑来,按住我的头一盆水,一盆水给我冲头,长大后问起母亲到底是什么东西掉我头上,才知道是洋灰泥,现在想来也算是后怕,我竟然没让洋灰泥给烧坏,关键这对没有常识的父母还是用水给我冲头。也不知道现在头发稀疏是不是当时留下的后遗症……不得而知。

再有就是房子盖好后的事情了,我们家后边不远有一个养猪的院子,规模不算大,养了十来头猪,特别臭,村里人还时不时就放出来让猪吃垃圾,从那时起我就特别讨厌猪直到现在,我时不时爬上房顶用弹弓射那些正在吃奶的小猪和它们的大黑长嘴母猪,似乎用这种方式来宣泄我对污浊空气的不满,可好景不长,一次我独自回家路上碰到了那头被我常欺负的大黑长嘴母猪,也真是冤家路窄,我手起弹弓小弹珠径直射向像大母猪,这货竟不知疼的像我拱来,吓得我撒丫子就跑,好像还摔了一跤,最后还是让母猪拱住了一下,但拱倒我的地方已是家门口,当时家里的铁门只开了一个缝隙,我勉强钻进去就见这头猪也拼命往里拱,我边踹猪头边关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关上了门,但母猪还不断的拱门,试图找我寻仇,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飞奔到二楼继续用我的弹弓射击那头母猪,现在想来一定不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而是那个又黑又沉的铁门给我的勇气,自那之后我便对猪产生了恐惧心里,直到现在每次看到黑色的猪时,心里也都在犯怵。

时间过去了多久,我已然记不大清,或许早已忘记了事件的先后顺序,但童年对我而言非常美好,曾经的自己,拥有爱我的父母,疼我的哥哥,开始了清晰记忆已是我住在了大东关的时候,直到现在那里仍有我小时候的两个铁路桥涵洞,我们家当时住在一个集体简易楼房里,一共二层,住了有几十户人家,前后有四五排,我们家住最后一幢的二层东北角,二层全是没封的阳台,记得往西的一户人家户主叫吴奇,一家人信奉佛教,据母亲说吴奇有一次找她,说他梦到弥勒佛和吴奇说他没有佛珠,只有项链,然后弥勒佛就朝我们家走来了,他醒来后就径直来找我母亲,问家里是否供有弥勒佛像,母亲说家里的确有一尊弥勒佛像,但从来没开光,当时因为家里小,母亲戴的珍珠项链没地方放,就顺手套在了还未开光的弥勒佛像上,吴奇来我们家一看这样的情形,赶紧就磕头,回家取上香后拜了起来,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母亲不要再做这种大不敬之事。自此之后我们家供献了很多神,有福、禄、寿、喜神,观音菩萨、弥勒佛、如来佛祖、财神,每当我考试或者做一件我认为很大的事情时,总是会先拜一拜。真是当时没人给父母传授伊斯兰教或是基督教,不然家里肯定也会有相应的神像。

(后续还会连载)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00113.com/6540.html